• 精品写字楼
  • 生态
  • 西部
  • 大科星无愧小微企业产业链整合专家
  • 人才
1 2 3 4 5
详细内容

现代战争与古代兵法的创新运用

                     现代战争.jpg

 

                  现代战争古代兵法创新运用

 

   随着信息技术的广泛运用,古老的谋略作为寻求致胜之法的思维过程和结果,既没有被尘封,也没有被冷漠,而是成了现代战争中“高效率的战斗力倍增器”,并且就其运用的内容、形式、方法和手段而言,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

 

  从“诡道型谋略”向“智技型谋略”发展

 
  考察谋略运用的发展史,以“智”为主的“诡道”在其间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作用。《易·原群》最早记载了古人谋略运用的实践活动,其中在关于编队打虎的记述中,它所体现的谋略思想不是靠发展技术来捕捉更多的猎物,而更多考虑通过人员之间的分工和诡道的谋略思想来达成捕兽目的。随后谋略运用的发展,沿袭了这样一种趋势,即谋略运用重诡道,轻技术,定下了东方谋略以智取胜的历史基调,技术进步在谋略运用中往往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

  或许,在科学技术尚不发达的冷兵器时代,科技并不是影响战争胜负的主要因素,然而进入了近代社会,以后随着工业文明的推进,科学技术在战争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那些将科技发明创造视为“雕虫小技”,“奇技淫巧”,将诡道视为克敌制胜不二法门的军事家们,开始为此付出种种甚至是惨痛代价。从此,重视科技,发挥技术在谋略中的作用,开始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共同追求。

  现代高新技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着战场面貌,信息化战争也在扑面而来。纵观世界近几场局部战争不难看出,科学技术物化的武器装备在战争中的制胜作用日益突出。拥有高技术武器装备的一方,在战场上拥有极大的主动权,为其成功运用各种谋略提供了强有力的物质技术基础。而装备落后的一方如果差距过大,尤其是出现“代沟”时,那么再想用“剑法补剑之不足”,将非常困难,甚至无法做到。因此,继承传统谋略中注重“诡道”的思想,补充近代谋略运用中注重技术的思想,树立“智技合一”的新型谋略运用观,便成了现代军事谋略运用和发展的一大趋势。

 

  从“经验型谋略”向“科学型谋略”发展

 

  历史上,在两军对垒的谋略较量上,经验一直属于最重要的。多谋善断,以谋致胜,往往与经验丰富密切相关。因为对于战争形式相对简单、战斗计算并不复杂的古代和近代作战来说,谋略的形成和运用是否符合战场实际,往往通过指挥员积累的经验就可以做出相对准确的判断。而在现代战争中,这些问题仅靠指挥员的经验是难以做出准确解答的,只有依靠精确的计算,方能做到心中有数。以往“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的经验式谋略,已不能适应现代战争的需要。

  随着计算机及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控制论、系统论,军事运筹学等学科广泛运用于军事谋略领域,谋略思想作为“竞争对抗激流中开放出来的智慧花朵”,被更多地烙上了知识的印记,越来越依赖科学的支撑。比如,现代计算机的使用大大拓展了人脑的功能,C4ISR系统在信息分类、分析辨别、存储、传输、处理、辅助决策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现代科技大大延伸了指挥员的视觉、听觉,帮助指挥员提高了分析、综合、判断、计算、运筹和决策能力。因此,在未来战场上,谋略的施展将从过去的经验粗放型,向着更加科学、更加缜密,更加准确的方向发展。精确的战争,需要精确的谋略;精确的谋略,需要科学的辅佐。这就是现代军事谋略的另一发展趋势。

 

  从“单一型谋略”向“综合型谋略”发展

 

  古代作战,力量简单,空间有限、行动单一,往往是善谋决胜负,一计定乾坤。而现代特别是未来战争中,由于作战行动更加复杂多变,且成为体系与体系间的对抗,因而以往那种单一型的谋略将向综合型方向发展。

  在运用手段方面。现代高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各种信息器材和伪装手段的广泛运用,为指挥员施计用谋开辟了新途径、新方法,为谋略施展和实现提供多种多样的手段。

  在运用空间方面。谋略的较量较之以往而言,范围空前扩大,陆、海、空、天、电、认知等多维作战空间都将成为谋略运用的广阔天地。

  在对抗重点方面。现代战争是体系与体系之间的较量,需要谋略运用的集成化。谋略运用要有专门的组织机构去设计,而不是靠一两个“智多星”出点子;它更强调谋略运用的系统性,而不是单音独调的孤蝉高鸣;更强调谋略运用的层次性,而不是在一个平面上花开几朵。

 



 

【延伸阅读】

 

                              局部战争的奇胜和技术突袭

 

    纵观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局部战争,传统的谋略思想依然在战场上广为应用,技术的迅猛发展更为其注入了新的活力,从而创造了大量具有时代特色的生动范例。

 

  战略造势争取主动

 

  “善战者,求之于势。”战略造势的目的在于围绕战略目标,正确认识并综合运用作战力量、时间、空间等多种因素,创造有利的战场态势。战争中的势,是一种动态的势,其营造和保持的关键在于示形惑敌,在虚虚实实中给敌以巨大压力,在敌我互动中扰乱其思维和决策,从而陷敌于全局性被动之中。因此,战略又不可能有固定不变的模式,重要的是从战场实际情况出发,着眼全局,因情而变。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原计划第四机步师从土耳其进入伊拉克,开辟北部战场,陷伊拉克于腹背受敌的全局被动境地。由于土耳其不允许美英在土设立基地,这一企图受到挫折。然而,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弗兰克斯将军并未急于将第四机步师从地中海调至海湾,而是故意延迟了为第四机步师从地中海向海湾运送装备的舰船的行动,使萨达姆误以为只有在北方战线开辟后联军才会开始对巴格达实施进攻,并且始终顾忌美军仍然可能借道土耳其从北部进入伊拉克。这样,就不仅在很大程度上隐蔽了开战的时机,而且牵制了伊拉克部署在巴格达北部的13个师的大部,从而在变与不变之间,始终保持了战争全局的主动地位。

 

  电子对抗瞒天过海

 

  电子技术的发展及在军事上的广泛运用,给瞒天过海之计赋予了新的内涵。传统的瞒天过海之计,需要通过频繁调动部队来实施。随着无线电信号成为军队的“影子”,一支电子战小分队就可以制造出大规模军队行动的假象;而电子压制,则可以削弱敌方各种电子设备的效能,大幅度提高己方兵力兵器的突防概率。这些电子对抗手段,若再辅以其他方面的谋略措施,其效果往往出乎预料之外。海湾战争打响前,以美军为首的多国部队对伊军的雷达、侦听和通讯系统进行了长时间、大面积的电子干扰与压制,使伊军指挥预警系统难以正常工作。尽管如此,多国部队执行空袭任务的飞机仍迟迟不出动,终使伊军高度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以至于当多国部队的导弹和飞机利用电子压制的效果突然临空时,巴格达仍然灯火通明,直到遭袭40分钟后才进行灯火管制。战争打响的最初几小时,伊军竟没有来得及派飞机升空作战,从而使执行第一轮轰炸任务的700多架多国部队飞机全部返航,无一损伤。可以预见,随着信息化战争形态的发展,电磁领域的谋略较量必将愈演愈烈。

 

  技术突袭出奇制胜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随着军事技术的快速发展。技术突袭越来越成为现代战争谋略运用的重要内容和有效手段。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共使用了500多项新技术,仅美国就运用了100多种新技术兵器,首次亮相的就有近50种。事实上,技术突袭不仅在于将新的技术兵器和手段突然运用于战场,更在于突然改变其运用方法。实践证明,当技术创新得以创造性运用时,往往使敌人除了被动挨打之外别无他法。英阿马岛战争中,阿军在战术技术上大胆创新,使用“超级军旗”式飞机发射“飞鱼”导弹,击沉了英舰“谢菲尔德”号,使英国从首相到士兵都大为震惊。阿军使用的进口“超级军旗”式飞机,本没有和“飞鱼”导弹配套使用的设计思想,加之此前空对舰导弹从未在海战中使用过,英军对军舰防卫的注意力便主要放在了阿军轰炸机的临空轰炸和舰艇的袭击上,而对“超级军旗”式飞机在几十公里之外发射“飞鱼”导弹,没有采取充分的防范措施。毫无疑问,随着新的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的不断涌现,技术创新及其创造性运用将具有更为重大的意义。

 

  心理震慑夺敌斗志

 

  从某种意义上说,战争是交战双方精神和意志的较量。正因如此,运用心理战手段制敌于无形,历来是战争指导者追求的至高境界,也是谋略运用的理想目标。当前,最引人注目的是基于军事技术优势的震慑理论。以这一理论为指导,倚仗强大的军事力量,尤其是各种高技术兵器,借助现代宣传手段,给敌人持续施加强大的心理压力,扰乱其军心、瓦解其士气,已经成为一些国家谋略运用的重要方法。他们或运用演习、训练等名目,展示自己的精锐部队和先进装备;或以精确轰炸等实战行动显示技术兵器的巨大威力,其目的都在于摧垮对手的意志。

              

                                                     作者: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2885362670
- 客服专员-1群
- 客服专员-2群
- 客服专员-3群
- 在线客服-4群
- 客服专员-6群
- 客服专员-7群
- 互联网+-淘企
- 法律服务-律平
- 法律服务-法之识
- 法律服务-泰常
- 技术检测-众望
- 财税咨询-晟宏达
- 知识产权-超凡
- 商标代理-远航
- 专利代理-睿道